我“老玩童”来也
锵车!锵车!锵车!锵!车!车!车!
http://syj1954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2011-11-25 13:22:35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亲历历史 |浏览 12136 次|评论 12 条

  在25号院居住了整整11年,给我留下了太多的记忆,那些人、那些事……  还记得那时电视尚未普及,小姜把单位里负责保管的12寸黑白电视机搬回家,每晚放在院子中间让邻居们观看。我第一次看芭蕾舞剧《天鹅湖》就在这里,电视频道那时极少,当晚只有这个节目可看,一些邻居看得直呼“美啊!”一些邻居却说“光屁股有啥看头!”  还记得院子里因无水井用水困难,全院子开会商议打井,有力的出力,无力的出钱,最后齐心协力的打出了一口手压水泵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12136) 评论(12)

2011-11-22 10:48:31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亲历历史 |浏览 11486 次|评论 11 条

  黄医生和田阿姨住两对门,天天见面,见面就有话说,即使各自坐在家里,也都开着门边做事边聊天,两家关系挺好的。  黄医生和田阿姨除了都是大嗓门,还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两人个子都不高且体胖,田阿姨长年做体力活胖得结实,黄医生长年坐诊治病就胖得松弛了。  黄医生在外地工作,退休了才回来与分居几十年的丈夫团聚,女儿嫁给了一个军官,一年回来一次,儿子娶了媳妇进门,一家人过着简朴、平静但愉快的生活。  田阿姨有五个儿女,她在街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11486) 评论(11)

2011-11-20 9:01:43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亲历历史 |浏览 11086 次|评论 19 条

  老姜老实巴交,很难听到他讲话,他也讲不出什么,即使说话也是吞吞吐吐,在我印象中只有一句话他讲得很连贯很自信,那就是:“我们工人阶级。”  老姜原是一所中学的锅炉工。据说前妻在六十年代困难时期,饿极了就在银杏树下捡银杏果烧了吃,还没烧熟就吃下肚中毒而亡。现任妻子是一家企业的工人,为他生下两个儿子。老姜大约在1972年办理提前退休,让小儿子去顶替人事指标,被安排到另一所中学伙食团当了炊事员。  小姜是老姜与前妻生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11086) 评论(19)

2011-11-17 13:38:43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亲历历史 |浏览 11150 次|评论 22 条

  那年代是要定阶级成份的,王阿姨就是地主的女儿,长得白白净净、细皮嫩肉,有1.6米以上高,算得上比较漂亮的。  王阿姨的丈夫徐老师在一所中学物理实验室工作,据说他知识挺深厚的,就是人有些木讷,也不与人交往,说话结巴,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。或许就是因为这些原故,找了高他半个头,能说会道,也可能是没人敢娶的地主女儿结婚。  王阿姨婚后从农村来到城市,生儿子后,又接连生了两个女儿,没有工作,就在家里带孩子操持家务。  “文革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11150) 评论(22)

2011-11-08 17:51:56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亲历历史 |浏览 7212 次|评论 16 条

  胡家住在白家楼下,但只有两间房子,门前是公共过道,做饭只能在公共厨房,饭做好还得穿过院子端回家吃,吃完还要端回厨房去涮洗。  胡家父母分别是两所中学的语文教师,有四个孩子,最小的一个是女儿,加上外祖母,一家三代七口人都挤在不足40平方米的屋子里,屋子里尽见到床,真够挤的。  胡家老大是我的初中同学,“老三届”离校后,我们是“文革”中第一批入读的中学生。那时学校不叫某年级某班,而是学军队称为连排,四个班(即现在的小组)组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7212) 评论(16)

2011-11-07 13:19:43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亲历历史 |浏览 10157 次|评论 19 条

  我们这个院子楼上只有四户人家,除了朱家、陈家和我家,就是白家了。  白老师夫妇是同一所中学的教师,他教地理,夫人教英语。白老师靠近1.8米高,清瘦,因为人高步子大,走路挺快的;他说话慢条细语,从没见他发过脾气;他不修边幅,胡子拉渣的,因为抽旱烟,身上总有一股浓浓的旱烟味。  白老师上课时,两步就走上讲台,也不说话就背对学生,不用看书徒手在黑板上用粉笔画地图,以黑板的顶和底为标准,以一个点起笔,一气呵成一个大大的地图,讲中国就画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10157) 评论(19)

2011-11-05 8:44:27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亲历历史 |浏览 9654 次|评论 19 条

  陈家住我家隔壁,因为同一走廊,所以进出都要经过他家门前,由于厨房就在走廊上,他家吃什么我家都能知道的。  陈老先生是中医生,听说以前是国民党的军医,1949年以后他也没有固定的工作,为生存只能到一些中药铺当坐堂医生,因为医术好,找他治病的人挺多的。  “文革”中不清楚是谁的指令,所有中药铺都不要他去坐堂了,看到他的处方或认出他的笔迹也不给抓药,我妈妈找他治病后,必须将处方抄一遍才敢去抓药。  老先生的夫人是一所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9654) 评论(19)

2011-11-02 22:42:33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亲历历史 |浏览 9507 次|评论 17 条

  这张照片是在一个非常偶然、非常无意的时候,我从网上看到的,正是这张照片,让我萌生了写25号院的冲动。  照片中的老人就是朱伯伯,从1969年到1980年,我们做了整整11年的邻居,在一排只有三家人的小楼上,我们两家住在两头,每天上下楼必经他家门前。  当我们搬入这个小院时,尽管那时我不到20岁,但邻居中给我印象最深、最好,也是最神秘的就是朱伯伯。他长得清瘦,话不多,语速较慢,行动不快,中气略显不足,像个文弱书生,但言谈举止中都显现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9507) 评论(17)

关于博主

老玩童

空间级别:☆☆☆☆☆

博文相关

统计

  • 博文(682)
  • 总访问(16689282)
  • 建立时间:2006-08-16
  • 最后登录:2017-06-14

扫一扫

有不一样的发现